Admission

欧美性爱专区wwwffff84com _【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在之前两期探索《只狼影逝二度》中鬼神乱力的旅途里,我们几乎的游览了整个苇名城,并在这个过程击败了包括少主苇名弦一郎在内的众多高手,成功瓦解了苇名城的正面防御。此时,在苇名天守之下,主角狼受皇子之托,将前往仙峰寺,寻找传说中的不死斩。不过正如我在系列前一篇所说的那样,在与狼踏上旅途之前,让我们先坐在鬼佛处好好的聊一聊无首这个老朋友。

无首:舞首其外,河童其中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欲保首级劝君速回,无首者无首可斩,且刀枪不入”,不知多少一周目的玩家将这句真挚的警告错误理解成了此处有BOSS,快来打,于是无数缺少神之飞雪和驱惧粉的玩家便在其大范围的减速效果,极诡异的招式动作和bgm,以及怎么砍都不掉血的多重恐惧中学会了敬畏这没了头还能顽强生存的生命。我相信这是宫崎英高故意为之,因为从背景上看,几个无首皆是古苇名仗义死节之士,因各种问题惨遭枭首,而玩家又没有非杀它们不可的理由,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去惊扰他们——尽管后期神之飞雪供应足量后,砍死无首会异常轻松。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无首的形象在鬼怪届应该算是大众流行款了吧,我国很早就有刑天舞干戚的传说,之后干将莫邪的故事也算是无首的另一个版本,各种无头鬼更是聊斋志异的常客,不知在邻国无首的形象是否和全世界一样经典而普遍,所以才导致关于这样“寻常”的无头鬼怪的记录并不多见,少数被记录下的故事也都比较另类,比如在舞首(まいくび)的故事里,小三太,又重和恶五郎三名好勇斗狠有相互看不顺眼的武士在混战中都砍掉了对方的脑袋,但三个身体和三个脑袋依然在缠斗在一起,不分胜负,像是干将莫邪故事的逗比版本。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竹原春泉在《绘本百物语》中所绘的舞首

当然除去苦大仇深的背景,无首本身似乎也不是严肃的角色,当它瞬移到玩家后面时,便会使出一招“直肠检查”式的投技,怎么看都是个大号的河童,在日本的民间传说中,河童是于狐和狸齐名的,得到全日本公认的妖怪明星,因体貌特征,生活习性,分布地点等不同,又称为水神(九州地区),水虎(九州筑后川,滋贺县琵琶湖,会隐身),水蝹(鹿儿岛县,赤肤黑发),加遮慕(和乐山县,三重县,头顶留有一撮头发),嘎卡帕(南方诸岛,身体细瘦,长手长脚),倾鼠(石川县,小河童),赤舌(青森县西部,身体赤红,没有盘子,口吐长舌)飘尊宝(宫崎县,会飞)等等等等等等。不过尽管它们形态各异,但都是相扑运动的狂热爱好者,常与人进行让人精疲力竭的相扑比赛,;由于其生活习惯不良,也都腥臭无比;更重要的是,它们都喜欢从人肛门如手,用直肠检查般地动作掏出传说中附着于此的尻子玉,以夺去人的灵魂——不过这也有特例,比如山梨县的堪赤其(カンチキ)就比其他河童残暴得多,传说中它会从人的所有内脏掏空吃掉。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葛饰北斋笔下典型的河童

当然和其他著名妖怪相同,河童也有其可爱的一面,比如在利根川捣乱的女河童弥弥子(ねねこかつぱ)在被武士抓住后,给了武士治疗刀伤的药方作为不难为自己的答谢,你若能和上文提及的嘎卡帕(ガラッパ)成为朋友,它会吧自己钓到的鱼作为礼物送给你;而在阿依努的神话中,河童冥初七大人(ミンツチ)更是成了北海道的守护神。

七面鬼:荒骨怨灵,决不安息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七是一个有魔力的数字“,的确,在人们对现实世界施加的诸多设定中,我们可以看出东西方文化对数字七的共同偏爱,这其中自然包括对仪式感有近乎偏执热爱的日本:虽有生搬硬套之嫌,但在日本的传说中,来自多种信仰的七位神祇组成了七福神,赐福人间;熟悉日本战国的朋友也一定对“贱岳七本枪”充满逼格的故事津津乐道;而在《只狼》中,这个招式华丽的七面武士成了多数玩家实验驱惧粉和神之飞雪功效以及练习的空中忍杀最佳对象。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不过从游戏提供的信息来看,玩家在地牢遭遇的七面鬼也是被遗弃于此的苇名忠骨,多年积怨终化身此等怨灵。如此而来所谓的七很可能并不是个确数,从它的攻击方式我们也能轻松发现,这怨灵绝不仅仅只有七个。熟悉日本文化的玩家们应该会了解,人们相信,人死后应该化身成佛,不再受六道轮回之苦。但成佛之路无比艰辛,稍有差池,便会前功尽弃,哪怕一生虔诚向善,死后被弃之荒野也会化身怨灵,檀林皇后橘嘉智子(たちばな の かちこ)的传说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位一生笃信佛教的皇后美艳动人,但深知诸事无常之理,便下嘱不要落葬,以身曝野。但即使是如此虔诚的檀林皇后,也因死后未被好好安葬其怨气让周围化成“帷子辻(かたびらがつじ)”其灵魂也被束缚在人间,无法成佛。传说中皇后宅心仁厚,化身怨灵也不会主动害人,不过其被犬鸟虫兽啃食殆尽的“尸影”还是不免让人心惊胆寒。虽说檀林皇后是七面鬼这类没被好好安葬而成的怨灵中最典型,也是有传奇色彩的一位,但这种怨灵多数是和七面鬼一样,是会主动害人的,比如流传于乡间的旱田怨灵(はたおんりょう),与七面鬼最接近的荒骷髅(がしゃどくろ),以及身死井中怨气最重的狂骨(きょうこつ)——不知在没有电话年代,它们该如何对倒霉的行人说“七天”。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著名的檀林皇后九相图的一部分,其他的很重口

当然,若玩家有心思数一数有多少个脑袋,所谓的“七”也可能是确定的实数。在不少流传于日本的恐怖传说中,数字“七”同样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香川县流传着"七人同行(しちにんどうぎょう)"的故事,传说中,他们是的在十字路口排队前进的七个怨灵,行走于世间寻找不幸的替死鬼。它相遇的人不免会大病一场,若大病之后不幸死去,他便会成为七人中新的一员,之前资质最老的那位便会脱离苦海,化身成佛。

传说中并没有对七人众的相貌作太多描述,原因很简单,故事中的七人同行是典型的行逢神(いきあいがみ),人通常不见其形,只有通过特殊的方式才能隐隐窥见行逢神的的身影。但与他们接触时会有很强烈的感觉,比如流行于伊势和伊贺山间的饥神(ヒダル神),若不慎与它们相遇,便会被附身,产生强烈的饥饿感,因此当地人出行时通常会准备一小袋米,吃上一口便能将饥神送走,恢复元气。若条件不允许,也可以在手心写下“米”字,舔舐三遍同样可以安抚恶灵。当然传说中并不是所有行逢神都这样凶险,在和乐山县流传着空神的趣事,故事中万藏与妻子吵架离家出走后,便遇到了空神大人,在空神大人带着他吃喝玩乐整整三天后,又将他送回了家,劝其与妻子和好——当然这完全是万藏的一家之言,没人知道那几天他去了什么地方鬼混。不过在故事中,回家后的万藏在种田时常仰望天空,片刻之后说空神大人刚刚飞过,当然其他人什么都没有看到。

画灵:诸法无我,好言相劝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击败(或者绕开)七面鬼后,玩家便可以乘坐隐秘的电梯,到达的仙峰寺。仙峰寺是一家典型的日本禅院,和苇名城一样建于山间,宁静致远,颇有禅意,连BGM里都混合着喃喃的佛经,在感受过凄冷沧桑的冬日苇名后,满园枫叶一下子让玩家回到了如火的深秋,这色调和京都金阁寺颇有几分类似,而在我们的狼有所行动后,就连最著名的风景名胜白蛇冢也与金阁寺如出一辙,若不急于取得不死斩,在此地游山玩水一番也是不错的选择。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只可惜时局危难,内府来袭,作为与苇名存亡息息相关的军工单位,仙峰寺自然也进入紧急状态,不仅不再接受香客来访,发现格杀勿论,也和苇名一样自断木桥,并让西洋武士在把守唯一的联通之处。正因如此,我们实在难以判断,这些寺庙里四处弃置的尸体是倒霉的香客还是那些和尚实验杀人的铮铮铁证。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在开始搜寻不死斩之前,鬼佛前的那副古画便会警告玩家此地僧侣早已走火入魔,贸然前行恐凶多吉少。这是一个与佛堂布告颇为相似的真挚警告,那些和尚单打独斗虽然不及苇名精英,但通常三五成群出现,作为科研人员,身上也带着各种附身糖,往往会给玩家造成不小的麻烦,这也算是委婉的告诉玩家最好先回去通过弦一郎的期中考试后在来此地探险。相信不少玩家(尤其是我这种受不了虫子或是节肢动物的玩家)在仙峰寺经历一场的san值说没就没得旅途后会,会更加喜爱那副的古画,即使台词已经没有变化了,还是愿意一遍遍去找她聊天。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乍一看这古画可能是之前提到的,受神佛感召而成的“付丧神”,不过在《只狼》的世界观里,哼哈二将都能被请下凡尘,附于人身,说这古画是哪位神仙菩萨不忍见得仙峰寺生灵涂炭,附身此物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而这恰恰再一次证明了苇名其他信仰的式微,要知道在类似的“付丧神”画灵(がれい)的故事里,每天夜里画中的女子都会走下屏风,抱着孩子四处徘徊。相比之下苇名的菩萨只能通过让画作开口说话的方式来警告旅人,显然有失佛法无边的威名。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本所七大不可思议之灯无荞麦,歌川国辉

和其他付丧神的故事相比,画灵的故事要美很多,似乎这是全世界人们面对惊艳的艺术品时共有的温柔。在古希腊也流传着皮革马利翁的故事,故事的最后,在爱神阿芙洛狄忒的点化下,完美无瑕的雕塑真的化身为人,与雕刻师皮格马利翁喜结连理,于是在今天“皮革马利翁效应”成了期待效应的另一种表达,起码在教育中,教育者持续而强烈的期待一定会将受教育者塑造成教育者希望的样子。有趣的是,这种“小小心愿梦想成真”的想法在日本的传说中演化成了却是另一个叫“灯无荞麦”的故事,这仿佛是另类的海市蜃楼,总是以荞麦面摊的形象出现,捉弄饥肠辘辘的旅人。虽然有人说这是不折不扣的凶兆,但从种种描述上看这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心理学现象罢了。

百足:赤诚山神,狂战不退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游戏中的蜈蚣大致有两种不同的形象,其一是货真价实的蜈蚣,,红爪黑身,蜿蜒前行,或爬行于梁木之间,或附于人脊之上,化身不死诅咒,;其二便是游荡在四周的长爪蜈蚣,手利刃,常潜于九地之下,竟有了些穴居动物的特质。两者差异悬殊,但其渊源都可追溯到民间故事中的蜈蚣。在群马县的传说中,蜈蚣是赤城山神的部下和象征,在与栃木县日光山变身大蛇的二荒之神的较量中化身蜈蚣,占尽优势。可惜遭神猴麻吕暗算,被射瞎左眼,终不能敌;而流传于滋贺县的故事则有着完全不同的立场,在那个故事里俵藤太秀乡面无惧色地跨过了化身巨蛇的龙王,得到了龙王赏识,邀请其共同讨伐宿敌大百足(ムカデ)——不过这一点略有争议,有说法认为百足就是蜈蚣,但从描述上看,百足似乎更有可能是另一种叫马陆的节肢动物。

尽管赤城山神输掉了的战斗,但在群马县仍保持着极高的人气,尤其对的矿工来说,蜈蚣更是财富的守护神,原因之一可能是因为赤诚山在战国之前便是知名的大矿了,其矿脉黑红相间,与蜈蚣颇为相似;除此之外,蜈蚣能挖善,也让矿工羡慕不已,而对于那些行业里的掘金传奇们,他们在行业圈子里流传的故事经过不断添油加醋式的夸张,称他们为蜈蚣众似乎也是情有可原,在那些不断被发酵的传说中,他们拥有钩爪可以遁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当然,这只是不负责任的猜想,历史上并没有留下什么可靠的文献资料证明这个说法,不过在史书的记载中的确也有类似蜈蚣众的团体,他们也确实是矿工中的翘楚,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放下矿镐,以“百足众”为当地大名武田信玄效力,掘地三尺,攻城破墙,是当时首屈一指的工程部队。不过在《信长之野望》中,他们似乎并不是忠诚的职业军人,更像是依附于赤城山的“地头蛇”,作为佣兵部队为每个占据赤城地区并与其联系的势力效力,这似乎为《只狼》中蜈蚣众晦涩难懂的注解提供了些许线索:“蜈蚣众是寻找自己星星的人们,一旦发现星星,便会持奉其下,甚至会改名“,在牵强的解释中星星似乎可以被认为是曾经深藏苇名的金刚铁矿,无论谁能控制矿脉,都能将他们便会作为佣兵收入麾下;而蜈蚣众一身绷带的造型似乎又和铁炮要塞的蛇眼众有着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些蛇眼虽是淤加美后裔,但从造型上看他们显然已经和源之宫的同族关系不大了,所谓“改名”说的是否是他们如今偏向中立的佣兵立场?毕竟连苇名城里都有手持大筒的蛇眼众势力在协助防守。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百足众的旗帜

这支工程部队只被保留了很短一段时间,尽管“百足众”的番号还是留了下来,但其人员构成与战成职责都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渐渐成了武田信玄麾下二代武士们组成的,兼顾督战,传令,侦查为一身的另一只特种部队。他们身后那白色背景的蜈蚣旗显然已经不是矿山之神的象征,只是用蜈蚣只进不退,作战勇猛的精神来激励自己。除了信玄公的百足众外,北方大名伊达政宗麾下重臣伊达诚实也是这蜈蚣精神的践行者,他不仅作战勇猛彪悍,更是将蜈蚣的形象放在自己的头盔上,以表敬意。在之前与七面鬼的交锋中,细心的玩家也许会发现,最右侧那个头盔便是伊达成实蜈蚣兜的变形,考虑到他本人也是参与上原之战的主要将领,不知算不算是宫崎老贼的的恶趣味。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伊达诚实的蜈蚣兜

至此我相信玩家们应该能够理解为何僧人们能安然接受无比恶心的“虫附”了,在他们看来,恐怕被赤城大神附身与被夜叉月隐哼哈二将附身没有区别,前者效果甚至还要更好一些;而地上满地乱窜的蜈蚣更是难得的祥褍,会给仙峰寺带来宝贵的财富。

猿猴:视而不见,亦是光明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无论游戏流程如何,玩家应该早就在抵达仙峰寺之前就和猿猴见过面了,它们身手灵活,但异常脆弱,很难给玩家造成什么威胁,所以我相信,当一周目的玩家在解谜关卡砍死那几只猴子后,看到出现的忍杀和战斗记忆会和我一样惊讶,虽然这个解谜确实会给暴躁老哥们带来不少麻烦。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不过惊讶之余,我们不难发现,除开游戏性上的种种妥协,三只猴子这个所谓最水的的BOSS战可谓极富寓意。很明显,三只猴子来源于日本著名的工艺品“三不猴”,正如游戏中一样,这三只猴子用动作诠释着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知而不言。关于这三只猴子的起源有两种不同的说法,其一认为三只猴子的形象来自《论语》中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因为在,构成了大家喜闻乐见的文字游戏,因此这个“梗”便在日本流行了起来,而且考虑到之后还有一句非礼勿动,倒是也能和第四个画屏上的隐形猴对应;第二种说法认为这个影响来源于道家传统守庚申,相传在那一天人体内的三尸虫会乘人睡时将此人之过禀奏上天,于是那天人们通常选择守夜,不给三尸虫禀报的机会。该风俗传到日本后,人们取庚申之申的属相“猴”,并制作“三不猴”的形象,提醒三尸虫不要向上天进谗言。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然而无论三只猴子的源于何种说法,都和不可告人的秘密脱不开干系,尤其在西方人看来,三只猴子所代表的“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式的东方智慧几乎等同于对罪恶的妥协与纵容,这一点在电影《三只猴子》中被体现得淋漓尽致。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不妨大胆猜测,三只猴子栖息的幻廊可能正是部分僧侣良心发现的产物,这让老方丈的忏悔显得更有说服力(需要玩家在击败弦一郎之前造访仙峰寺才能听到),也让寺庙周围遍地的包养良好的风车有了合理性。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三)

而那些失败的试验品化成的,力不能敌但还是千方百计阻挠主角的猴子,也正如同他们所代表的精神一样,作为的幻廊的守护者,在知道无法制止仙峰寺堕落时,无奈只能化身屏障,将那邪恶隔离开,为变若之子创造一小片净土。从这个角度看,日本传说故事中的猿猴也突然变得高大上起来,在“猿神退治”的传说中,那些山上的猴子每年都需要一个年轻女孩作为祭品,是否可能是让她们远离人间疾苦呢?

随着幻境散去,我们的主角狼见到了唯一成功的实验品变若之子,也顺理成章地拿到了红不死斩,顺便又学到了酷炫的范围攻击。不过为了达成皇子的心愿,狼还需要获得的更多道具才能踏入源之宫。

那么在在下篇的旅程中,我们就将穿越菩萨谷,与大家聊聊恐怖的狮子猿,探索水生村恐怖的秘密,当然如果篇幅允许,我们就将前往仙乡,聊聊八百比丘尼和人鱼的故事,并借由源之宫聊聊隐之里的传说。